梦中的敦煌

首页 admin 浏览

小编:美丽而遥远在典籍的画图里,美丽而遥远在影视的幻象里,甚至美丽而遥远在时隐时现稍纵即逝变化莫测变幻无穷诱人眼目撩人心弦的海市蜃楼里。今天,我简直不敢相信,在涉过一道

美丽而遥远在典籍的画图里,美丽而遥远在影视的幻象里,甚至美丽而遥远在时隐时现稍纵即逝变化莫测变幻无穷诱人眼目撩人心弦的海市蜃楼里。今天,我简直不敢相信,在涉过一道道崇山大河,越过一座座长关短隘,闯过一片片戈壁黄沙,当然也会穿过一丛丛聚落与一点点绿洲,似乎没有更多预兆与提示,没有更多沉思与感念,不经意间就置身于梦境中了。四望,铺展着茫茫复茫茫的戈壁,怎么就在这里筑造了一座古老又现代的城市呢?纵横街道间,没有一点戈壁的荒凉,没有一点边关的冷落,看那些着装时尚的绿男红女,看那些招摇惹眼的大广告牌,与都市一般无二。敦煌上空,在太阳光的尽情沐浴下,蓝得纤尘不染,以致有些耀眼。不知从哪里飘来一朵云,给敦煌投下一片阴凉。想不到,这朵云不雷不闪就飘洒起雨来,莫非为我洗尘么?雨只是一洒而过,云随即了无踪迹。不过,也打湿了街心反弹琵琶的舞女雕像。一座聚拢的沙山远远看去,沙山混混沌沌,怎么感觉也不巍峨,可海拔竟1700余米,原来是坐落青藏高原、黄土高原、内蒙古高原交汇地带上,起点就高。我骑着温驯的骆驼,大驼掌扑嗒扑嗒习以为常地机械迈动着,无需主人吆喝,就在叮咚驼铃声里,把我扑嗒到沙山前。我一时兴起,聊发少年狂,甩掉鞋子,赤脚跋涉柔软的沙里。沙没脚掌,几丝津凉,分外熨帖。登至“天下第一高大沙山”之顶,回顾来路,是我留下的一串深深浅浅歪歪扭扭的脚印。等不到明天,也许就在我转身的刹那,一阵风脚印就抹平了,依然平展如初。不再多想,也不再遐想,我下山了,无须劳累脚力,顺着山势坐木筏惯性滑下,越滑越快,根本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我只能任其摆布。摆布大了,筏突然发横急停,我被惯性抛将出去,结结实实地摔落沙坡上。不过,摔落的刹那也就到了山底。据说沙山在滑动中能够鸣响,因为沙粒有凹孔。响声重若雷鸣,轻似丝竹。可惜我匆忙间随筏而下,根本未及倾听。想这沙丘称鸣沙山,当由此而名了。一湾莹亮的清泉泉在鸣沙山怀抱中,一泓清水如一弯新月,素有“天下第一泉”之誉。世上多少繁荣一时盛极一时的家园如楼兰古国,早被沙漠吞噬了,一点遗迹都难以寻觅。汉代以来二千余年风沙挟裹,竟泉随山转,“沙不填泉,泉不涸竭”。沙山是“经宿风吹,辄复还归”,泉则始终“映月而无尘”,清澈如镜。其实,若在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这泉根本不算什么,偏偏在沙漠之中,就成为“天下奇观”。泉通暗河,或连海眼?不得而知。但泉下一定有不竭之源,不然,孤零零一汪水,早蒸发得了无痕迹,堪称“亘古”之谜。而“青龙黄龙搏斗”、“嫦娥借月”之语,为泉平添几分神秘几分美丽与几分传奇。
 

当前网址:http://www.zgsyysc.com/shouye/2018/0221/3.html

 
你可能喜欢的: